图书资讯

首页新闻中心 图书资讯

云想衣裳花想容 | 她们那时候的“同款”旗袍

发布于:2018-09-23

旗袍作为华人女性的时尚服装

被誉为中国国粹和女性国服

由发源地上海风靡至全中国


      她们属于1930-1940年代万千上海小姐的生活日常,面料、纹样和款式大都精细考究,充满了时尚气息。


叶浅予为“云裳“设计旗袍


      1927年8月7日,在卡的路(今石门二路)静安寺路(今南京西路)路口,一家由沪上文人、社交名流和美术家合作的服装公司开幕,取名“云裳”。据张霞介绍,“云裳”公司的股东包括徐志摩、周瘦鹃、胡适等文化名流。知名女性张幼仪、唐瑛、陆小曼与公司经营都有关系。其店名“云裳”是由著名画家吴湖帆用篆书题写,画家叶浅予做过时装设计师。



      叶浅予设计了一款格纹短袖旗袍,长度至小腿中部,开叉及膝。他写道:“目下最流行的是长旗袍,可是你在马路上走时,或下车上车时,你一定觉得她太长了吧?而且你再仔细想想晚上穿着的情形,你就觉得她非常文雅幽娴并能衬出女性的娇态了……所以这里拟定半长式的旗袍,专为下午或出门之用。此式垂到小腿中段为正确之长度,出手约一尺,袖宽三寸半,最大是四寸,领可低些,如能采用斜方格图案衣料,则更合于时令。”


粉地印花八字襟无袖单旗袍

约1930-1940年代


蓝色印花真丝无袖单旗袍

约1940年代


淡紫色提花真丝短袖单旗袍

约1930-1940年代


70余件珍贵收藏,尽显

海派的时尚与女性的婉约


      喜爱穿着旗袍的女性是有一些共性的,她们在不同程度上直接或间接受到了新文化新思想的影响,关注自我的需求——有对美丽形象的需求,有对精致生活的需求,有对精神追求的需求。同时,她们身上仍有一些传统的精神,有些成为成就她们的文化根性,有些却成为埋葬她们的一杯黄土,后者的存在使转型时代显得更为完整,也无须避讳。


印花真丝短袖单旗袍

约1930-1940年代


      1930年代中后期至1940年代,旗袍的制作开始融入了归拔、省道等技法,从适应人体的曲线,到表现曲线的美感。适度的贴合着人体自然曲线来剪裁和缝制,而不是将身体塞进某种标准的曲线尺寸里,是海派旗袍自信的风度。


Paisley咖啡地火腿纹印花真丝无袖单旗袍

约1940年代


阴丹士林蓝布旗袍

约20世纪三四十年代


蔡襄《士伸知己赋》云:

“匪衷藏之雅尚,

羌得志而弗为。”


      所谓旗袍,经常被人们说成是旗人之袍。虽然旗袍的诞生或与旗人之袍有关,但旗袍的形成和发展主要是在民国初年的上海。


桃红色团花纱镶花边袍,清代


      在上海,20世纪20年代旗袍有了倒大袖,加入了迪考艺术的很多特征。上海旗袍与建筑,家具、日用器物和书面装帧等等一起,甚至构成了迪考艺术的一个分支,叫上海阿迪克。


绿地提花镶花边真丝倒大袖夹旗袍

约1930年代


      从此以后,旗袍的立领高或低,袖的或长或短或无,下摆的位置,开衩的高低,都与国际流行节奏有了高度的相关性。20世纪三四十年代中,旗袍引进了开省道(从腰省到胸省)、装袖笼(替代接袖)、使用揿钮和拉链(替代纽襻)等西式服装的技术。其面料从厚重渐趋轻薄,更多印花,减少织锦和绣花。夏天使用的镂空蕾丝和秋冬使用的针织拉绒(衬绒),这些都是学习了源于西方的纺织品,而且大量使用了合成染料,如阴丹士林蓝。


米色绣花真丝倒大袖圆下摆上袄

约1920年代


      旗袍不管如何千变万化,都能使人一眼认定这就是旗袍。上海鸿翔女装的传人金泰钧曾经说过,世界上诸如和服、韩服、纱丽、纱笼等民族服装都是以不变应万变的,一变就失去了它们的身份,所以它们永远是经典的传统,不是时装。只有旗袍一直在变,兼具了时尚和传统两种看似无法调和的身份。


黑色烂花绒无袖单旗袍

约1940年代


      旗袍与艺术领域的海派文化也密不可分。海派画家从张大千、吴湖帆到陈逸飞,都曾创作过不少身着旗袍的女性形象。上海各种报刊的摄影和插画中,也频频出现旗袍女子的身影。上海创作和上演的电影、话剧乃至沪剧中,旗袍女性也常常是不可或缺的亮点。上海作家特别是女作家的笔下,女性的旗袍形象被描绘得栩栩如生,张爱玲有《更衣记》,王安忆有《长恨歌》,程乃珊则有《上海女人》和《蓝屋》等等。


《更衣记》节选


      现在要紧的是人,旗袍的作用不外乎烘云托月忠实地将人体轮廓曲曲勾出。革命前的装束却反之,人属次要,单只注重诗意的线条,于是女人的体格公式化,不脱衣服不知道她与她有什么不同。我们的时装不是一种有计划有组织的实业,不比在巴黎,几个规模宏大的时装公司如Lelong’s,Schiaparelli’s,垄断一切,影响及整个白种人的世界。我们的裁缝却是没主张的。公众的幻想往往不谋而合,产生一种不可思议的洪流。裁缝只有追随的份儿。因为这缘故,中国的时装更可以作民意的代表。究竟谁是时装的首创者,很难证明,因为中国人素不尊重版权,而且作者也不甚介意,既然抄袭是最隆重的赞美。最近入时的半长不短的袖子,又称“四分之三袖”,上海人便说是香港发起的,而香港人又说是由上海传来的,互相推诿,不敢负责。一双袖子翩翩归来,预兆形式主义的复兴。最新的发展是向传统的一方面走,细节虽不能恢复,轮廓却可尽量引用,用得活泛,一样能够适应现代环境的需要。旗袍的大襟采取围裙式,就是个好例子,很有点“三日入厨下”的风情,耐人寻味。

      旗袍面料最为引人入胜的是其纹样图案,现代丝绸设计中称为花色。这些花色让人眼睛一亮,我们看到的是一种时代新风、现代气象。

以上内容来自《衷藏雅尚·海上流晖——王水衷捐赠服饰精选》,有删节




目录


前 言

旗丽曼妙

旗袍的发展与海派文化

纺织面料与旗袍创新

从女性视角解读海派文化


序 章 文明思潮 旗袍风尚


第一章 时尚盛宴 文化沙龙

一、商店里的摩登服饰

二、云想衣裳花想容

1、文化沙龙

2、文艺品牌

3、时尚秀场

4、先锋设计

三、杂志中的时尚话题

1、《良友》和《妇人画报》

2、《玲珑》


第二章 现代女性 摩登生活

一、台前幕后,几般婀娜

二、对镜写真,描画灵魂

三、箧存知性,书此隽永


第三章 民族工业 上海制造

一、纺织工业带来的新元素

1、阴丹士林和其他印染面料

2、几何纹样和其他西式审美的影响

二、非遗技艺,匠人精神

1、从平面到立体,从归拔到省道

2、量体裁衣,度身定制


      王水衷是台北中华文物学会理事长、台湾地区收藏家,此前他曾将自己收藏的4件民国时期崇明县官印捐赠给上海崇明博物馆,3件辛亥革命文物捐赠给武汉市。此番,他将自己珍藏的338件海派旗袍等服饰和相关饰品捐赠给上海市历史博物馆,其中典型的长马甲、倒大袖圆下摆上袄、阴丹士林旗袍、火腿纹印花旗袍等均是具有代表性的珍贵服饰。据其介绍,他收藏海派旗袍等服饰已逾30年,此次是借着上历博新馆落成的契机,让这些海派文化的优秀作品物归其所。



衷藏雅尚·海上流晖

王水衷捐赠服饰精选

上海市历史博物馆

上海革命历史博物馆

2018年8月

定价:380.00元